玉的概念—古人辨玉法则

  到底什么是玉?要说清楚这个问题,确实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
  古代对玉从来没有一个精确的定义,更何况中华地域之大,各地对玉石的名称叫法也不同。一些名称究竟指的是什么,有时竞难以认定。
  不要说古代,即便在科学非常发达的今天,在矿物当中,也没有一条绝对的界限来划分哪些为玉属,哪些不属于玉类。不过,古人在长期的生产实践当中,对玉的认识和理解,主要是以颜色作为区别玉和石头的标准。他们也积累了一些重要的经验和法则。这些经验和法则主要就是一句话:以色辨玉。
  我们已经知道,玉原是古人类作为“美石”从石头中区别和拣取出来的。在科学不发达的古代,古人不可能从物理和化学的角度对玉作出本质上酌定义,而只能以直觉为基础,以多数人的喜好和公认为依据,对玉作出区分和选择。在玉石的外观上,以色辨玉必然会成为被时人们认识和区别五材的一大法则。
  民国时期章鸿到著《石雅》云:  “古人辨石,所重在色而不在质。其色相以者,其名恒相袭。”这是对古人辨玉法则的一个重要总结。从历代描述玉的古籍当中可以看出,颜色差不多是古代鉴别五材和划分等级的主要依据。清康熙亲自主持编撰的《渊鉴类涵》引用了《潜确类书》中的一句话:“玉有五色。白、黄、碧俱贵。白色如酥者最贵。餐色油然及有雪花者皆次之。黄,贵色。如粟者谓之村黄。焦黄者次之。碧色青如兰黑者为亡,或有纫黑心及色瘪者次之。
  亦有赤玉,红如鸡冠最贵,而世少见。绿玉,深绿色者为佳,瘪者次之。什青玉其色诣者而带黄。莱玉非青非绿色,如菜叶最下。墨玉价亦不高。”清代陈性所撰的《玉纪》一书云:“玉有九色:元如澄水曰望;蓝如靛沫曰碧;青如薛苔曰理;绿如翠羽曰琉;黄如蒸栗曰谢;赤如丹砂曰琼;紫如凝血曰溺;黑如墨光曰培;自如割肪曰磋;赤如斑花曰项。此新玉古玉自然之本色也。”以上这些说法,都是以色辨玉,以色定名,以色划分等级。这种五色观念是我国玉文化的基  本概念。直至今日,虽然已经完全能够用科学的方法以较高的水平对玉石进行各种需要的鉴别和划分,但在衡量玉石的使用价值和实际经济价值时,五色仍然是一项重要的尺度。
  五色观念从夏、商、周三代开始载人史册,其目的主要是用于区别政治上的等级制度。所谓六器中的苍壁、黄琼、青圭、赤瘴之、白琥、玄褒,以及《礼记》巾所规定天子佩白玉、公侯佩山玄玉、大夫佩水苍玉等,皆为古代对玉色的典型用例。根据我国的传统概念,在所谓“干样玛淄万种玉”当中,普遍的看法都是:白者以白玉为最尊,绿者以翡翠为最贵,红者以珊瑚为最美,蓝者以青金为最佳。
  其他各色虽千差万别,一般都在此四者之下。
  玉色观念在我国历史上沿袭时间很长。各朝代大多都用有色玉石来装饰官室、舆服、车马、仪仗等,并以此来标志官员的品级。五色具有名副其实的政治色彩。如清代编撰的文献《会典图考》就规定:
  “皇帝朝殊杂饰,惟天坛用青金石,地坛用密珀,日坛用珊瑚,月坛用绿松石。”这些都是以五色来类形喻义的例子。在封建制度之中,大凡涉及用玉之处,上对天地日月,下对官宦臣民。都必须依此制度。浏览一下明清故宫,其雕梁画栋、庭堂藻井、飞据角拱、南道长廊,真是绞纷五彩、堂皇富丽。但细细分析一下,尽管王家气派万千色彩,原来也是以青金之蓝、珊瑚之红与绿松之绿三色为主。这三种玉宝之色构成了中国古代宫廷色彩的二元色。这三种宝石色和其他各种玉石的色彩所形成的宫廷风格,成为典型的中华民族色彩,在中国文化艺术传统之中有着不可忽视的地位。
  中国的内文字,往往一字多义。一个“玉”字,按传统和习惯的用法,是包含了玉石和玉器两个方面的概念。玉石是未经雕琢的原料,玉器则为已经琢磨而成的器物。这两个概念照理是不可混同的,但在占籍之中,却大多是用一个“玉”字概括之。说玉石是它,说玉器也是它。器玉同称这种现象跟古人对玉祟拜的起因和心理有关。
  玉为人间所爱,首先就在于它的优良品质。无论琢磨也好,不琢磨也好,发挥作用的是其美质,被突出的也是其美质。儒家经学中还专门提到这个问题。《礼记•郊特牲》曰:“大圭不琢,美其质也。”玉之美,在其质,由其质。正因为古代的人们看重玉石和玉器的质,故已经琢磨还是未经琢磨。在他们看来就不那么重要了。这种情况,反映了那个时代对玉的认识水平。时至今日,玉石本身已是矿物学中的一项专门研究的内容,器、玉再也无须含混不分了。

玉的概念—古人辨玉法则知识原文地址:http://www.shouzhuowang.com/knowledge/39.htm

分享